墙角的荒芜之我想你。。

涛说:等我一下,我去戴上我的眼镜,显得有文化;换上我的西服,显得有格调。

我说:好,你慢慢来 我慢慢等。

我在楼道的入口处等他,很多人进进出出,都问我,在等人啊?

我说道,不,我在晒太阳,反正不能再让人知道我又要撮合人家成双成对,充当皮条客了。这里已经足够有特色了,反正在这的青年们,或者走了的青年,拆散一对是一对,绝不走空;重组一对是一对的,绝不落单。

十五分钟后,他依旧没有出来,我走到他的房间的窗外,从窗帘缝里往里瞅,只见他还在转变服饰,调整发型,向文艺青年转变。突然有人把手搭在我肩上,悄悄的说了句,咋,哥们,有女人换衣服吗?我带着鄙视的眼光回过头来,看着面前的这位仁兄,他不是别人,正是前面我提到的王斌,他醉醺醺的把我弄开,眯着眼睛往里看,操,是个男的!这次换他用鄙视的眼光盯着我,说,你原来喜欢男人?我的天呢。

他掩面哭泣着跑开了,空留我一个人怔在那里,在思考是他的酒后失态,还是我真的变态。

我等不得我的女人化妆,这次却等得了他在着装。

因为女人化妆完,总是让我感觉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可能是我媳妇呢?忘却了她先前的模样,让我心里为之荡漾,可到了晚上,一切回归正常。而,这次,他着装完,我就会送他上路,送他去找自己的幸福,再也不用看他丧友后的苦瓜脸了,悲伤这东西,写在脸上,传递给别人,尽管别人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痛楚,但嘴上总归要说几句安慰的话,比如节哀顺变再找个媳妇。

在镜子前扭了好久的他,终于从他的深闺中出来了,看着眼前这位青年,发型四六分,没有一根走偏,透过眼镜框看到他深邃的眼睛,迷离的眼神,双手抱于胸前,很端庄的问我,咋样,有范吗?

我肯定的点了点头,竖起大拇指说:嗯,美丽柘山出了位魅力青年。

他听到赞许后,拿手顶住鼻子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外型是次要的,关键我是内秀。

我和他一起来到苏珊的房间,站在门外,还没等我们敲门,里面传来了一些此时此景不应该有的声音,我心里很忐忑不安,他表现的很仓皇无措,里面的女人正在一个男的在打电话,而且还是免提呢。我们很卑鄙的把耳朵贴在门缝边,我还特地回头看了看有没有王斌出现。

女说:看,你又凶了!

男说:我哪有凶了?

女说:你就是凶了。

男说:我真的没有凶,本来不凶也被你逼的凶了,你能不能不无理取闹。

女说:我没有无理取闹。

等等一大串的废话后。

女说:快承认你错了。

男说:好好好,我错了。

女说:这才对了嘛。你还爱我不?

男说:爱。

女问:有多爱。

男答:非常爱。

女恼,说:不具体,太抽象。

男火,说:你到底要怎样?

女说:看,你又对我凶了。

男语气低沉地说:我哪有对你凶了。。

女问:那你身边有漂亮姑娘吗?

男答:有。

女问:没个看好的?

男答:看好就没你什么事了。



女说:看你这是什么话。

男答:是你非要问的。

女问:那你有没有兴趣对她们?

男答:没有。

女问:一听就是假的,看见美女你还不屁颠屁颠的。

男答:哎! 是你要我回答的,答案要是不满意,我们换个话题。

女问:你觉得AV上的女人怎么样?

男答:相当棒!

女问:你会去找吗?

男答:找到敢情好!

女说:真是个不保险的家伙!

男答:本来就是假的,说说而已,你还真当真,你仰慕帅哥明星,我看好AV女优,大家各有所好,为啥你的就是合理的。

女说:我是女的来,和你说话怎么这么费劲!

男答:是你非要问的。

女问:你喜欢美女不?

男答:喜欢!

女说:什么,你怎么可以喜欢别人!

男答:那不喜欢。

女问:那你意思是不喜欢我了?

电话那头,沉默许久。此时我和涛还对视了一下,继续偷听。



女问:你怎么不说话了?

男答:说是也不对,说不是也不对,我还是闭嘴吧。

女说:你不愿意和我说话了,你对我没有兴趣了。

此时电话传来了嘟嘟嘟挂机的声音,估计那孩子已经吐血了。

我们一同直起身子来,涛扬手要敲门,我拦着了他,说:完了,人家有对象了,这样不大好吧,况且,这样的女孩子,你驾驭的了吗?电话那头那孩子可吐血了啊!

涛甩了甩衣袖,说:哼,专治各种不服。

他敲门,我在他身后站着,门开了,苏珊穿着睡衣出来,没有化妆,此时看看眼前这位没有雕饰的姑娘还是蛮有味道的,反正我们已经完全忘却她刚才蛮横的样子,脑海里全是她不穿衣服的样子。

她把我们从构思中拽了回来,很礼貌地说:你们有事吗?

此时的涛已经语无伦次了,焦躁的抿着嘴,双手揉搓地说:苏珊,我,不是,刘杰,想上,你!恩!

苏珊生气的把门一甩,滚开,臭流氓。

我是摒着气,一个字一个字的听完他说完的,我喘着大气说:你要疯啊?

他缓过神来说:屋,玩玩。这话没说完呢!